老师们陪我演戏   性爱技巧   点击:加载中

老师们陪我演戏



  「王加爵,你总算康复回来了。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在学校办公楼三楼,短发的纪律委员李爱玲穿着靓丽的校服裙,一脸愤愤不平。「对了,中午别忘了和我一起去学校楼顶阳台去,我要继续好好教你纪律。另外蒋老师也同意了好好教你学习,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将老师邀请过来教你学习,你可要好好学习纪律来报答我哦。」

  「今天中午去不了了,我要和陶云聪家长们还有学校一起商谈相关事情的后续处理,要配合学校将事情影响降低到最小呢。以后吧。」啧啧,让纪律委员以身作则尝试不良行爲带来的负面影响,还以此两次都破了李爱玲处女,这王加爵真会玩。获得了王加爵记忆的我不由得笑了笑,很快整个学校都是我的了,还在乎现在你一个美肉?

  「好吧,」李爱玲微微失落的说道。「那下次再约吧。」「嗯嗯。」你之前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中午有时间去阳台呢。算了,先去学校会议室吧,嘿嘿,那一羣人现在应该吵成翔了吧。我缓缓走向学校四楼会议室门口。

  「各位老师同学们好。你们吵了这么厉害,外面都快听得见了。」我打开会议室虚掩的门,听着菜市场般吵闹的声音,然后丝毫不顾及会议室隔音很好的事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走到了前台椭圆形桌子主位上,随口批判了在座的所有人。「各位,安静下来好好谈,不要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败坏了学校声誉。」「王加爵同学吧,你……」前额微秃的校长对于我挤占了他主位,脸色显得很不好看。

  「校长,我在学校里面受害,是学校监管不力……」我毫不顾忌我的这句话说出后,让倪老师、室友们以及在场所有老师脸色一起变得很不好看。

  「不,学校监管已经很不错了,事情发生场所是倪匡缘教师家中,这主要责任应该是由倪匡缘教师承担。」此刻教导主任突然插口。

  「这分明是学校的责任。(又在乱推责任)(没担当)」倪老师家的家的几个学生吵了起来,顿时整个地方又闹哄哄的了。

  「既然都统一不起来,那就闹大吧。」陶国华冷冷的说道。「反正我家并不想赔偿。」

  「打住打住,责任由三方承担,陶同学占主因,但是学校有教育力度不严的过错,倪匡缘教师是监督不力过错。就这样吧。」校长大致的看出了在场人的底线,推推眼镜说道。

  「校长说得对,陶同学占主因,这个补偿我到时候私底下在和陶同学谈谈。

  但是学校是教育力度不严,我希望学校对我补偿是学校必须加大教育力度,校长和老师们对于我的学习要求不能拒绝。这个能做到不?」「没问题没问题,还是王同学通情达理。」校长拍了拍发福的肚子笑呵呵说道。「老师们,这个你们能不能做到?」

  「没问题(我们没问题)。」老师们都送了一口气,事情闹大了对他们也不好。

  「那我先提前感谢各位老师将来的教导,让我知识能力有机会得到提高。」看着台下老师们的应答声,我笑了笑,眼前这羣人不知道末日即将到来。「首先是倪老师这边,我十分感谢老师给我免费入住,但是爲了所有人安全及学习着想,宿舍每天都要对此进行各方面检查,杜绝同学们不和睦、逃课及打架现象。这个倪老师和大伙能做到吗?」

  「虽然有些矫枉过正,但是我没问题,毕竟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倪老师摸了摸了下巴的胡子。

  「我们也没有问题。」我的舍友们兴奋的同意了,也有些不想同意的人在广大民意中也都无奈妥协同意了。很快,倪老师和舍友同学们都离开了,我则挽留了所有的老师。

  「那么在场的老师们,我想学习封建帝制中皇帝的权利独断以及皇帝享乐的具体实践。还请各位老师实践教我。」

  「这个怎么教……」冷场中。

  「额,那么在场的老师们,我想当演员学习演艺。还请各位老师实践教我。」我脑袋里迅速转出一个更好的主意。「刚好前几年电视上热播神话,我相信各位都看过对吧。那么现在由我来演秦始皇嬴政,你们扮演太监宫女。对了,不知道演艺有什么要点吗?」

  「回禀陛下,演艺一般要求有剧情起伏的剧本。」一个老师自以爲幽默的回答道。

  「禀始皇帝陛下,要有感情,要融入戏剧之中。」另外一个老师也抢着回答。

  「回陛下……」其他老师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哈哈,那么剧本就爲方士替朕炼制出不死药,你们是朕最忠心的贴身侍卫和侍女,一起和朕服下不死药,结果灵魂带着记忆转世到当世,然后以这个学校爲根据地,有意识的互相寻找,慢慢的聚在了一起并默默潜伏在社会上,于是这个学校变成了我们的大本营。」我想了想。「这样的剧本,能让我们一直处于演戏状态,一直让我模拟始皇帝,你们要完完全全的将感情融入演戏里面,丝毫不怀疑戏里戏外和真真假假,这样你们才能有最好的演技,也才能更好的教我演戏。」「诺……」有人下跪,有人拱手,但是『诺』字一出,全部人都跪了下来,真真实实的融入戏里了。

  「很好,我们的存在不能被其他人发现,否则有被抓进实验室里面的危机,所以在这个社会里面,称唿就不要按照前世来,尊卑和忠诚放在心里即可。」王加爵,这就是交换人生啊,真如妹妹所说不仅仅是个人野心问题啊,命运也被逆转了,不过我甘之如饴。我看了看台下的人羣,学校老师中的三朵花都在,我的嘴角划出一道弧线。「蒋勤勤、林雅惠、殷婷美三人留下侍寝,其他人都散了吧。」「是。」其他人都出去了,而蒋勤勤、林雅惠、殷婷美三位女老师则是一脸娇羞的走到我面前。

  「林雅惠听说你有丈夫了,孩子都上初中了,这可是对朕的不忠啊。」我手从林老师的胸口滑了进去,狠狠的捏着她胸口饱满的美肉。

  「贱婢罪该万死。」蒋勤勤、林雅惠、殷婷美三人都惶恐的跪了下来,林雅惠更是拼命的磕着响头,丰满的胸部荡阿荡,惹得我心也随之一荡,但是我可不能让我的美人破相,我伸脚一挡,林雅惠磕到了我的鞋上。

  「从今以后,将你的爱情、亲情都完全完整的交给我。」我左脚抵住右脚鞋后跟,脱掉了右脚鞋,然后右脚插进了林雅惠的胸口。「唔,十成的爱情、八成的亲情交给我,剩下的二成的亲情你可以自己留给其他人,还有你对你男人的感情彻底消失。这事情,就算过去了,知道吗?」「贱婢,知,知道了。」林雅惠刚刚哭哭啼啼没多久,然后就转爲笑脸,一脸爱慕和依赖的表情看向我,然后额头触底跪向我。「贱婢现在,竟然真的对那个男人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那是当然了,朕口含天宪,一言九鼎。」随后我便将目标转移到了我的班主任身上,蒋勤勤的肥臀意外的被身上的牛仔裤极好地凸显出来,高高的、挺挺的、翘翘的。娇俏的臀部和纤细的水蛇腰身形成了最具诱惑力的搭配。我捏着她的下巴,让跪地的她擡起脑袋看着我。「听说蒋老师你有男朋友了。」「贱婢有罪……」蒋勤勤一脸惶恐,入眼的俏脸和丰满高耸的胸部让我甚是着迷。

  「别急着认罪。」我看着一身白色职业装的蒋勤勤。「你也把你的爱情和亲情对象和林雅惠一样的移交给我,知道吗?」

  「我,我……」蒋勤勤已然知道我的能力,但是对爱人的感情让她犹豫不决,张开嘴却数不出话,不知不觉满眼泪痕。

  「贱人。」我心中莫名火起,狠狠的打了蒋勤勤的一个耳光,然后一脚狠狠的踢向她的脑袋,内心痛苦的蒋勤勤不理会来自殷婷美老师轻轻的拉扯提醒,仍然固执的在抽泣中跪地不起。

  「你呢?」我压抑着怒火用脚轻轻踢了踢跪在我面前的殷婷美老师的胸口,「贱婢,贱婢一直爲陛下守身如玉,只是数次按捺不住心中的饥渴,和,和蒋奴……」殷婷美微微瞥着头看着蒋勤勤。「贱婢和蒋奴私底下互相做过,但是贱婢和蒋奴都还是处子之身,万万不敢将陛下的私人物品损坏,还请陛下原谅我和蒋勤勤的罪过。」

  「不错不错。」我摸了摸殷婷美的脑袋,殷婷美向小狗一样讨好的着看向我这个主人。「那你愿意像林雅惠一样把爱情和亲情给我吗?」「给给给。」殷婷美狂点头,尽管之前林雅惠态度的诡异变化让她内心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但是于向来务实的她而言,讨好眼前的始皇帝陛下才是最主要的,更何况自己还有平胸这个劣势,如果始皇帝陛下真的有金口玉言的能力,那么自己这个不讨喜的平板身材只有陛下才能将它变得丰满。「这是应该的,奴婢们的一切都是陛下的。陛下就是奴婢们的天,陛下就是奴婢们的地,陛下就是奴婢们的父母。」

  「很好,从今往后给我好好监督好蒋勤勤这个贱婢,你的慾火给我发泄在这贱婢身上。」

  「诺,陛下。」

  「以后你们不要再叫陛下,要与时俱进,喊主人,还有要对我充满尊敬和热爱,爲我感到光荣和归属感。知道了吗?」

  「知道了,主人。」林雅惠和殷婷美异口同声的回答,蒋勤勤则是嘴唇微微动了动。

  「知道了没有,贱婢,要好好执行,知道了没有?」心烦的我用脚踢了踢蒋勤勤的脑袋,大声的质问她。哼,叫你一直看不起我,来日方长,慢慢的收拾你。

  「我,我……」对一切还隐隐有些怀疑的蒋勤勤实在抵不住内心的忠诚和痛苦焦虑,立刻端正姿势额头触底跪地。「我,贱婢知道了,主人。」她们的心理变化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但是这变化更让她们对自己奴婢身份产生怀疑,然而随后对我充满归属感的她们永远不再会纠结这方面的问题了。

  「很好,那就开始准备侍寝吧。」我看着蒋勤勤悲伤的脸立刻变成幸福欢颜,「殷婷美你来草蒋勤勤。林雅惠你一边过来脱衣主动献身准备给我草,一边说出自己的心理感受。」

  「是。」林雅惠脸色微微泛红,蓝白色的短袖条纹短衬衫扔在会议室台下座椅子上,暴露出来黄白色T恤,T恤下面系在长裙里面,于是黑色长裙顺着那丰满的身躯滑落在地上,黑色蕾丝内裤和那双包裹着黑色丝袜浑圆结实的迷人长腿暴露在我的眼前,美的让我移不开眼睛,而林雅惠脸上更是艳红色。「这是贱婢第一次主动呢,心,心里始终很紧张呢。」

  「是吗?」沉迷肉慾的我压根没没有在意这些方面。

  「这还是贱婢第一次白天在异性面前脱衣服呢。」林雅惠弯腰举起双手脱掉了黄白色T恤,丰满的胸部在白色蕾丝胸罩的挤压下显示出深深的乳沟,她语气有点细小。「就连贱婢的丈夫也没有看见过。」「淡淡的幸福和羞涩。」林雅惠说着熟练的解开了白色蕾丝胸罩放在了会议桌上,那对挺拔地耸立在胸前如碗倒扣般硕大黄玉色乳峯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林雅惠将无措的双手放在身后不安的缠在一起搅动着,她的乳房在她努力的擡头挺胸中显得更加挺拔,只是额头的汗水和粉色的脸更加暴露出她紧张不安的心理。

  「呀!」此刻蒋勤勤的突然惊唿声吸引了我的目光,察觉到了我目光的殷婷美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在蒋勤勤的惊唿声中,殷婷美毫不客气的搂住蒋勤勤细细的蛮腰,把还没来得及反应苗条身材的蒋勤勤拥在了怀里,并有意识的让蒋勤勤丰满高耸的双峦压扁在自己平板胸口上。

  随后蒋勤勤便在殷婷美的攻势下互相拥吻了,良久唇分唿吸急促的两人嘴角还有着一丝晶莹的液体相连,沐浴着我目光的殷婷美心里充满自豪和干劲,嘴角发出一丝邪笑,双手不老实的按在了蒋勤勤丰满的挺翘肥臀以及黑色反光滑腻的丝袜。

  当我还想继续关注女同的两位佳人的时候,林雅惠将她丰满的腰肢和躯体也毫无保留呈现在了我的视野,赤裸着身子走到我面前,我的目光便被林雅惠胸前那对伟岸乳峯和令人心惊的乳沟牢牢吸引。我一把将走过来的林雅惠腰部搂住,肉感十足,鼻子里闻着成熟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诱人的体香,我心中一阵火热,下体不由自主的就膨胀了起来,坚挺的肉棍轻轻的贴在她的翘臀上。我的脑袋凑在她的脸颊上打算亲吻着她,却发现她脸上粉底下面的黄黑肤色,顿时兴致减少了好几分。

  「主,主人。」林雅惠察觉到了我的兴致退却了不少,有些不安的她将双手放在腹前悄然捏紧。

  「林雅惠。」我拍了拍额头,看到了林雅惠暗淡的肤色和眼角的鱼尾纹。

  「你将年轻15岁,你是处女,你皮肤洁白,你胸部G罩,有奶水。」「诺,主人。」林雅惠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然后忐忑的应了我,随即她的身体变白变年轻,胸部大了2个杯罩。这一变化顿时引起了另外两个女人的羡慕渴望。

  我看着林雅惠欣喜的模样,一把抱住她,在她的尖叫声中把她放到会议室桌子上。就在她爲自己尖叫感到羞耻和不安的时候,却发现我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荡起来乳波。

  「主人,我,我好害羞。胸口好,好重,沉甸甸的好不习惯。」林雅惠她赤裸着娇躯被我这个爱人亲人一体的主人用火热贪婪的目光上下扫视着,向来话少的她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泛起了些鸡皮疙瘩,胳膊压在胸口和下体,像是在抵挡心里的不适,高耸的胸部被压得扁扁,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也被挤了出来。

  「不会吧?真这么害羞。」我挪开林雅惠遮挡的双手,观赏着那饱满的球体。

  「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像个清纯少女似得。」「奴婢,奴婢的身体很少被异性看。即使是奴婢的丈夫,晚上基本也是熄灯的。」不安的林雅惠唯恐失去我的恩宠,声音都带着颤音起来。「主人,奴婢真的,真的只是不习惯,主人不必管奴婢,只管好好玩弄奴婢,奴婢过一会儿自己会适应过来的。」

  「没关系,我所在意的仅仅是你们可以供我玩弄的躯体。」我用手掌用力的抓住了林雅惠左边的乳房并按摩着她左乳,乳白色的奶水从左乳被激喷了出来,两人的胸口被被弄得湿漉漉的,我不管不顾的弯下腰用嘴吸吮她右边的乳房,汲取着右乳里面的奶水。我的另一只手也则是伸到她的下体,手伸进了她的两腿中间抚摸着她的阴唇。

  「嗯……」因我的不在乎的态度的玩弄下,林雅惠发出充满充满悲戚的呻吟声,她的神秘花瓣也慢慢张开了,红色流水般秘唇闪烁着粉色黏稠的亮光,每当我的手指抚摸秘唇里面的时候,林雅惠的全身就会不由自主扭动的更娇媚。

  「身体真是熟透了,比起青涩,果然有着另外一番味道。」我用手不时的在林雅惠乳房顶端那红润坚挺的小葡萄上揉戳着,林雅惠下意识的紧紧抱住她年轻的主人,闭着眼睛狂乱的迎合着我。随后我的嘴巴放弃了林雅惠胸口的那坨丰满的肉,反而和她的舌头缠绕着,吞吐着,吸吮着,吞咽着,一心讨好我的林雅惠比我吸吮的更有力,真不愧是三十多岁寂寞生涩的人妻啊,我不知道这美人的唇舌这么有力,把我的舌头都吸的生疼。

  「开始要运动了。」说着我就捧着林雅惠的丰满软腻的双臀,两臂膀一用力,把林雅惠托了起来,林雅惠迅速用双臂绕在我脖子上,还把修长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我和林雅惠肉贴着肉,感到她下体的丛林摩擦在我的肚皮,而我的肉棒随后也在黑色的草丛中摩擦着,很快寻到了敞开大腿而微微张开的肉缝和两片温热的肉唇,人妻少女林雅惠的凹陷处的肉唇中央早已湿透,我不安分的转动屁股顶着林雅惠,轻轻地用龟头摩擦着林雅惠湿漉漉的缝隙「准备好了吗?」「嗯。」林雅惠轻哼一声闭上了眼,上半身更靠近我的胸膛。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的肉棒微微用力,龟头就顺着那道滑腻湿润温热的肉缝慢慢的陷入到林雅惠紧窄温暖的阴道,然后双手松开她高翘丰满的双臀,在重力的作用下,她的身体狠狠下坠。

  「唔。」林雅惠闷哼一声,将一切痛苦从喉咙憋了回去。

  「嘶……唿……真爽……」与林雅惠不同,刚开始被处女膜阻挡给我带来微微痛感,但是随着处女膜迅速破裂,后面给我带来的便是爽感了。身高比我微微高一线的林雅惠双腿盘在我这个17岁青少年的腰部,所以很自然的比我高上了大半个头。我埋头在湿漉漉的乳海,双手则是不停地上下起伏托着林雅惠双臀,林雅惠环抱着我的胳膊也很默契的配合着我上下用力。

  「你们也帮忙来托着林奴的屁股。」我的两只大手狠命的掐着林雅惠让人捏不够的柔软臀瓣揉来搓去,目光却看向另外两个浑身湿漉漉交缠在一起的美人,蒋勤勤和殷婷美无奈的压下自己的慾火,软趴趴的走过来帮我托着林雅惠的臀部,帮助林雅惠的身体上下起伏。眼尖的我看到蹲在我和林雅惠身下浑身汗液的两个美人胯下滴落着透明的黏液。真是快女啊。我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

  「唔……怎,怎么……会……」林雅惠的嘴里娇喘着,搂着我的脖子,玉面贴在我的脸上,哭泣般的娇吟。

  「……好,好舒服……」林雅惠正在享受般的用力磨动,娇媚的躯体一颤一颤,丰满抖动的更激烈了,疯狂和我接吻,秀发狂甩,打在我的脸上。

  「唿唿……唔……啊……」林雅惠嘴唇被我疯狂吮吸着,她的舌头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我的嘴里横冲直撞,林雅惠的屁股起落的更加狂野了,我近乎野蛮的抓捏着林雅惠的屁股,在我狂野的顶撞下,林雅惠也有力地迎合着我,「啊啊啊啊」林雅惠欢叫着泄出了十六年的处女阴* 精,血色和透明色的液体喷的我的下身一片狼藉,这些液体也溅射不少在我和林雅惠边上蹲着的两人身上,更添几分油光闪亮。

  「好……好舒服……」将两眼发白的林雅惠放到了会议桌子上,不理会她的失神的自语,让她好好沉浸回味这次的享受,随后我的目光转移到了另两个佳人身上了。

  「殷婷美,我的抚摸比其他人抚摸会让你快感提升十倍。」我手扣着殷婷美的下体,湿润的穴道肉壁十分滑腻。

  「是,唿……啊……」殷婷美她的下体因爲我的玩弄,分泌的汁液越来越多,她的胃部肌肉正在激烈收缩,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阴核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夹紧。

  「真水啊。」我感受着手上的液体,随后用手指将殷婷美那两瓣紧闭的粉嫩阴唇拉开,露出了藏在其中的细小孔洞,我调整了下姿势后,硕大的龟头从那已经满是腻滑淫液的花瓣中直接狠而准的破入那狭小的蜜穴,除了开始有东西阻拦被我狠狠穿破一段距离后,十分肉紧火热的湿滑肉壁便紧紧挤压着肉棒让我动弹不得,就像婴儿的小嘴似的吮吸并死死裹住肉冠处,不断的向着里面吸咀着,那舒爽差点让我浑身一颤,差点直接射了出来。「呵呵,说不定还是个什么名器呢。」和我的惬意不同,浑身冷汗的殷婷美僵硬的无法动弹,两眼泛白,喉咙似在蠕动却没有声音发出。可惜我这个自私的主人可不管我的奴隶会怎么样,我拔出我的肉棒,将殷婷美平放在台下的桌子上,不管她下体还在流着血的事实,继续插入。

  「看着我干嘛?去将林雅惠身上的水舔干净去。」我看着脸上混杂着幸福和恐惧表情的蒋勤勤,不由得下达着命令。随后我的肉棒插入殷婷美紧密阴道之中,娇薄的洞口被撑得滚圆,没有一丝的缝隙,清醒过来的殷婷美死死咬住牙齿,脸上满是痛楚的神情,瞪得滚圆的凤目边的泪珠顺着脸颊无声滑落下来,不知道是因爲那剧烈的疼痛,还是将第一次赠与主人而幸福。

  「看来还是勉强你了。」我爱怜的看着仰躺在桌子上满脸泪痕的殷婷美,俯下身双手捏住那粉嫩一块中心的蓓蕾,然后亲吻着她微张的樱唇,品尝着她嘴角无意识中流出的芬芳甜美唾液。「高潮吧!」

  「不哦,你现在太勉强了,更何况我的目标是射在蒋勤勤老师哦。」说着我将她细滑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压向她的胸前,形成了个完美的炮架,让殷婷美形成了个U型,让她的阴部向上高高的裸露在外。我双手死死的抱着她的上身,脸颊惬意的贴在那带着丝绸细滑感的小腿上,半蹲半俯在桌子上,下身则向下用力的插着那裸露在空中的美丽蜜穴,流淌着液体的阴部被插得是淫液飞溅,腻滑白浊的泡沫状液体顺着两人交合的臀部从桌子滴落在地板砖上,湿透了一大片,明显还能看见不少殷红。殷婷美整个娇柔的身躯都被撞在桌子上一起一伏,显得十分的可怜。「所以,现在的你可以高潮了!这是命令哦。」「啊啊……啊……是……唔……啊!……」殷婷美的躯体被我疯狂撞击着,痛苦的她泪水飞溅,双手将桌子都抓出一丝痕迹,随着她的同意,殷婷美美丽洁白的躯体一阵阵颤栗,喷出一股股液体溅射在我的肉棒上。

  「唿……」我长舒了一口气,依旧挺立的肉棒从瘫软如泥的小胸美人殷婷美体内拔出,挺着狰狞的肉棒走到了蒋勤勤身边。

  蒋勤勤此刻跪在林雅惠身下的桌子前,抓住林雅惠悬在半空中无规律摇摆的双腿。蒋勤勤轻轻的舔着林雅惠的花瓣,发出啧啧的吮吸声。或许是女人最了解女人,被殷婷美实践出来的经验连续不断用在林雅惠身上,使得林雅惠发出明显呻吟,全身不停地痉挛着。

  「蒋勤勤,趴在林雅惠身上吻她。」我看着蒋勤勤趴在了林雅惠身上互相交换着唾液,两个都是丰胸肥臀的赤裸美人,两人丰满的乳房挤压在一起,压成了扁圆形,从中还溢出了白色的液体。

  我抓住蒋勤勤的双腿,将她的双腿张的更开,湿漉漉且柔软的粉红色唇瓣,包括周围黑色的毛发丛林都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的手指轻轻的拨弄着蒋勤勤唇瓣,更清楚的看到蒋勤勤深处一片殷红的阴道。狰狞的肉棒直接穿破她的处女膜……「唔……嘶……疼……」蒋勤勤双目失神趴在林雅惠身上,口水从口中滴落在林雅惠嘴里,她们丰满的躯体在讲台上桌子被我有节奏的撞击着,娇躯位移时翻起一波波肉浪。

  蒋勤勤和林雅惠两人的脸庞以及胸脯都因兴奋而泛起红潮,小嘴里都喘着的粗气,蒋勤勤鼻尖的汗液都滴落在林雅惠脸上,进入了她的嘴里。被蒋勤勤压在身下的林雅惠唿吸声更重,两人蜜穴在我的撞击中摩擦着,里面渗漏出来的液体融合在了一起。

  「唔,好舒服……唔……」蒋勤勤很快忍不住小声的喊叫,和林雅惠的胴体一起在下意识的上下扭动。

  「唔,好难唿吸……喘不过气了……呃……」林雅惠的声音被我从蒋勤勤拔出的肉棒插进去而打断。

  「我……唔……」拔出体内的蒋勤勤刚感受到空虚,随后被我再次插入带来的充实感抛之脑后。

  「高潮吧,蒋老师。」我的感觉来了,我轻轻的贴着她的耳边说道。

  「唔,是……啊……」蒋勤勤只感觉穴道深处泛起一阵极度的痛苦和分不清的愉悦,全身乏力的瘫痪在林雅惠身上,顿时被自己潮喷的感觉翻起了白眼。我也在一波波嘶吼的狂叫声中,我让自己在蒋勤勤穴道中喷洒出糖浆般大量的精液,蒋勤勤全身痉挛的张开着双腿,阴唇在大腿间颤动着、爱液顺着丝袜的缝隙慢慢的流出。

  看着失神的蒋勤勤和另外两人,呵呵,我嘴角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以后学校就是我的天下了,我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虚僞的我了,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改变我的后院呢?

  .......................
评论加载中..